<button id="8nkug"><acronym id="8nkug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<tbody id="8nkug"></tbody>
    2. 搜索

      李澤鋒

      李澤鋒

      HD高清 類型:日韓劇 主演: 楊靖蓬
      • 劇集
      • 簡介
      • 評論
      最大資源

      劇情簡介: 李澤鋒「在這個時候,恰巧一只腳踏進來的楚炎聽見了若冰這話,頓時就不同意了。

      他三兩步沖到了若冰的面前,頂著一張無辜的臉,拍著自己的胸膛開口說道:“冰兒,你放心,我楚炎絕對不會是這樣的人。日后若是你懷了寶寶,在我的心里,你也永遠都是第一位,我絕對不會像前老大一樣過分的!”

      若冰瞟了一眼一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,隨后將眼神轉移到了另外一邊,語氣冷然。

      “誰要跟你生寶寶了,不要自作多情了,走開!

      楚炎:“……”他捂著胸膛,仿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。

      冰兒好殘忍,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這么過分的話來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的情緒,他也是很脆弱很敏感的好嗎?冰兒一點兒也不關心自己!

      “冰兒,你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,你不跟我生寶寶,你還想跟誰生寶寶,?這天地下,難道還有比我更好看的男人嗎?冰兒你難道不希望生出一個跟我一樣漂亮的寶寶出來嗎?那小小的手腳,粉嘟嘟的模樣,水汪汪的大眼睛……光是想一想,就覺得很幸福呢!”

      楚炎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,他光是想到,自己往后跟若冰成了親,若冰遲早會懷上自己的孩子,若是能夠生一個女兒就好了。都說女兒是父親的貼心小棉襖,生出來的女兒,也一定會跟冰兒一樣漂漂亮亮的。

      他光是想想,面前多了一個迷你版的冰兒,一顆心就化成了一汪春水。太幸福了,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!

      楚炎的表情中,多了一絲期待和陶醉。

      但若冰似乎并未注意,她非常直接的潑了楚炎一桶冷水。

      “不用了,我并沒有察覺到多大的幸福,更何況,我可一點兒都不希望我的寶寶遺傳你的智商,那他會變成一個傻子的!

      若冰面無表情的說道,但任誰都看得出來,她的眼中多了一絲顯而易見的嫌棄。

      楚炎感覺自己的心口處又被。插了一刀,冰兒這是在說他的腦子不好使嗎?冰兒怎么可以對他如此殘忍!他又不是個傻子,不要聽易昭那個混蛋胡說哪!

      “冰兒……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”楚炎可憐巴巴的看著若冰,卻得不到她任何眼神的回應。

      “你不要在這里戲這么多了,如今我們在說晚卿的事兒呢,你來做什么?”若冰再度嫌棄的看了一眼楚炎。

      如今的她也許都沒有發現,自己的表情可謂是越來越豐富了。若是換做往常,高冷如若冰,除了常年冰山的表情,根本不會有一絲一毫多余的情緒。

      這對于她來說,多做一個表情,都是浪費,而且也根本沒人值得她露出其他多余的表情。

      但是如今,自從跟楚炎開誠布公,彼此的心扉都敞開以后,她反倒身上多了更多的人氣了,也許若冰自己并未察覺,但周圍的人,可都看的一清二楚,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    雖然楚炎偶爾有些不著調,但總歸是個靠譜的男人。也許也只有他,會讓若冰露出這么多神情來了。

      楚炎也不生氣,只是再度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若冰,也只有若冰,才能這樣三番四次的撩動他的情緒了,不管若冰說什么,他都一點兒脾氣都沒有。

      沒辦法,自己愛的女人,除了寵著,還能有什么法子呢?

      “聽說你過來了,想見你,所以我就過來了!

      若冰聽罷,眼里的嫌棄之色弱了不少,但依然輕輕淺淺的瞪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你這個男人可真是不害臊!闭Z氣多了一絲嬌嗔,但若冰自己都沒有察覺。

      楚炎倒是聽出來自己心愛的人兒已經不嫌棄他了,他撓了撓自己的腦袋,三兩步靠近她,壯著膽子抓住了她的小手,“嘻嘻”的露出了一個傻笑。

      “我只有在面對冰兒的時候不會害臊,更何況面對你的時候,還需要什么害臊呢?”

      若冰感受著楚炎溫熱的大掌傳來的溫度,破天荒的這一次沒有繼續吐槽他。

     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地安靜了下來。

      旁邊的裴修眼神多了一絲陰沉。

     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若冰也就算了,楚炎這個渾小子來湊什么熱鬧?真的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,還在這里補刀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作為一個前老大的感受嗎!

      而且如今明目張膽的秀起了恩愛,也不知道為什么,裴修覺得這一幕略微的刺眼,他并不是很想看呢。

      連楚炎這個蠢小子的春天都來了,真不知道若冰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      原本一旁還在發著脾氣的蘇晚卿見狀,心里什么脾氣都沒了,額間多了一絲黑線。原本冰兒不是站在她這般,幫著她講話的么?

      怎么一眨眼的,就被楚炎的畫風給帶偏了?

      如今的女人,都如此善變的嗎?

      原本不是他們吵架的主場嗎?怎么如今的畫風,倒變得甜膩膩起來了,饒是蘇晚卿,都覺得有些受不了。

      她平日里早就習慣給周圍的人撒狗糧了,如今被人這般撒狗糧,卻還是第一次。

      原來,被迫吃狗糧,是這樣的滋味。

      蘇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忽然對易昭涌起了一抹同情。前段時間,易昭必然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心理活動,孤單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吧?畢竟,除了小決,他也算是他們一行人中,唯一一個還單身的男人了。

      “阿嚏——”

      另一邊在店里正在跟店家溝通的易昭,冷不丁打了一個噴嚏,他糅了糅自己的鼻子,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。

      莫不是今兒個降溫了,所以他有些著涼了?還是因為自己的折扇最近用多了?

      易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搖搖晃晃的折扇,沉默了一會兒,還是默默地收了起來。

      罷了,他最近受到的精神傷害已經夠多的了,如今可不能再讓自己的身體也受到傷害了,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身邊沒有貼心的人兒守護,只能自己愛護自己了,有什么辦法呢?

      對面的店家原本正跟易昭談得起勁,這會兒看見他精神忽然多了一絲萎靡,還幽幽的嘆了一口氣,一點兒也不似方才一臉春風得意,自信自得的跟自己聊天的模樣。

      他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,難不成這位易公子還是覺得自己開的價格太高了,所以覺得不滿意?

      但是這位易公子給他的其他條件,這位店家都非常滿意。若非如今他的情況特殊,急于將手中的鋪子脫手,而這位易公子恰巧雪中送炭,他大概是絕對不會有賣鋪子的想法的。

      但如今事態緊急,他也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。這個時候,他可不能讓到嘴的鴨子給飛了,他今兒個必須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,也算是了解自己的一塊心病。否則,以自己這么高的價格,一時半會兒的,上哪里去找買家呀?

      更何況,這年頭靠譜的買家,可沒幾個。至少通過這幾日跟這位易公子的接觸,店家覺得,他還是一個十分靠譜的男人,而自己也愿意將鋪子托付給這樣的男人。

      既然如此,店家也不想再浪費時間,去重新尋找新的買家了。

      他思索了片刻,咬了咬牙,開口說道:“易公子,是否這個價格,讓你還是覺得有些為難呢?這樣吧,我再降低三千兩銀子,不能再少了,這已經是最低的價格了,否則我這就是虧本生意了,你意下如何?”

      易昭原本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,冷不丁聽到對面的老板這般說,他怔愣了一瞬,還沒反應過來,這老板怎么突然變得如此熱情大方。

      畢竟之前,他可是磨了好久,這老板都不愿意再降低銀兩了呢。

      如今,他這是開竅了?

      不管是什么原因,對于易昭來說,這都是天大的好事。畢竟他是一個生意人,生意人哪有自己吃虧的道理。更何況做生意,自然是花越少的銀兩辦事越好了,這對他來說,絕對是穩賺不賠的。

      因此,易昭很快醒悟過來,他的眼底滿是喜色,甚至將折扇隨手一收,徑自伸出手去握住了對面老板的雙手。

      “謝謝老板,沒想到老板你如此會做生意,小弟真是不服氣都不行。這幾日小弟確實有些周轉不靈,能夠得到你的理解真是太好了。小弟原本也很心儀您的店鋪,也做好了準備,無論如何,哪怕是借銀兩,都是會買下這店鋪的,沒想到老板您主動提出來,真是讓小弟太感動了,能夠遇到你這樣善良的人,真是小弟上輩子修來的福氣……”

      易昭張口就來,直接將對面這位老板給夸上了天,雖然老板也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,聽這樣的話也聽得很多了。但易昭眼里的真誠,還是輕而易舉的打動了他,讓他打心底覺得,這位易公子所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,絕非是什么客套話。

      這樣一想,老板就更高興了。

      他伸出手拍了拍易昭的肩膀,還十分善良的勸了一句:“沒事的,老哥我當年也是這樣過來的,小老弟你的眼光很好,盤下這個鋪面,是絕對穩賺不賠的。這條南街,別的不說,人流量絕對是排在第一的,只要你經營得當,每日根本就不用愁沒有客人上門。若非老哥急著周轉,說什么也不會將這鋪面給賣出去哪。如今遇到了小老弟你,也算是一種緣分了。即使如此,老哥也信任你,將鋪子交給你,往后的日子,希望你好好經營,才不辜負老哥對你的一片心意!

      老板說著,一臉的感慨。

      易昭沖著老板點了點頭,一臉“堅定”的說道:“相逢即是緣,老板您放心吧,小老弟承蒙您這么大的幫助,不好好經營這家鋪子,又如何對得起老板您的信任呢?今日一別,日后不知何時才能相見。但老板你放心,只要往后你有什么困難,過來找我,小老弟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一定會義不容辭的!”

      老板看著易昭這般認真的神情,不禁感慨的又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小老弟就是豪爽,如今這社會上,有你這樣心善又仗義的生意人可不多了,今兒個我就結交了你這個兄弟,日后有什么好處,也絕對不會忘記老弟你的!”

      “謝謝老哥!”

      兩個男人酒杯碰在一起,彼此如同知己一般,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      但可憐的老板哪里知道,他所以為的這位善良仗義的易公子,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只心思深沉的老狐貍。而他所謂的“相逢即是緣分”,也不過是精心策劃好的罷了。

      不過這也不怪老板會看錯人,畢竟易昭是個什么角色,作為靈州第一首富,手中有大量的銀兩周轉,根本不可能像他所說的一般沒有銀兩,都是客套話罷了。

      而且易昭原本就是見慣大風大浪之人,跟無數的生意人打過交道,早就摸透了他們的心思。對于他來說,只要能夠達到目的,偶爾用一些非常的小手段也無傷大雅。

      畢竟,他也沒有去殺人放火不是?

      因此,易昭表面上掛著溫和的笑容,心安理得的跟對面的老板碰了酒杯,仰頭將這一杯清冽的酒喝了下去。

      罷了,今日這事情也算是一個額外的收獲了。原本他已經將價格極力壓到最低了,也不再抱什么希望,畢竟這一點銀兩,對于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。

      但這位老板如此“大方”,他易昭自然也不會客氣。

      能夠給自己白白省了三千兩銀子,誰會傻傻的往前湊呢?當然是將這三千兩妥善保管好,用在別的地方了。

      易昭頂著一張平凡的面龐,與對面的男人碰杯,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。

      罷了,身旁暫時沒有貼心的人兒照料沒有關系,至少他還有銀兩不是?

      易昭這邊的事情,也算是順順利利的完成了。接下來,便是蘇晚卿上陣了。

      而客棧里,此刻的蘇晚卿還在跟裴修大眼瞪小眼。

      “你還想逼我吃東西?”

      裴修看著蘇晚卿咄咄逼人的語氣,十分識相的搖了搖頭。

      “沒有,我不敢!

      “所以你只是不敢,實際上你還是想這么做的是嗎?”

      蘇晚卿敏銳的捕捉到了裴修的語病,頓時迎了上去,繼續展開對他的“攻擊”。

      裴修沉默了一秒鐘,繼續搖頭道:“沒有,晚晚,我怎么會這么想呢?你開心最重要,我絕對不會再逼你吃東西了,我只是太過擔心你了,你不要生氣了好嗎?”

      蘇晚卿不依不饒。

      “那你哄哄我!

      裴修一聽,眼睛頓時一亮,媳婦兒這是態度軟化了,給自己臺階下了。哄人什么的,對于他來說,還不是手到擒來。

      “晚晚乖,不生氣了,晚上為夫給你講故事,哄你睡覺,好不好?”

      蘇晚卿大大的星眸滴溜溜的轉了一圈,看著對面男人誠懇的臉色,心里也知道,自己這會兒的確有些無理取鬧了。但這個男人卻從來不會說自己什么,更不會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,有的全是對自己的包容和忍耐。

      “好吧,這可是你說的哦!碧K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頓時就松口了。

      這個男人的確最近有些關心則亂了,但他終歸到底還是為了自己好,她一直在這里跟他慪氣算什么事兒呀?蘇晚卿雖然近日來脾氣有所見長,但她也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。

      更何況,面前的男人還是跟自己共度一生的愛人,她根本沒有必要在這樣的小事上,跟他產生隔閡。

      畢竟這本是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但敏感的人兒呀,有時候總是容易將一件很小的事情放大,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借此獲得更多的注意和關懷?

      曾經的蘇晚卿對此必然不屑一顧,認為那都是做作的女人才會這樣做。但到了她變成這副模樣的時候,她才知道什么是真香。

      女孩子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,固然有任性的權利,但這畢竟也是有限度的,誰規定男人必須是忍耐和包容的那一方呢?有的時候,他們也需要很多的理解和尊重呀。

      因而,蘇晚卿根本就沒打算一直欺負裴修,她也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。

      實際上,從楚炎進來之后,她心里的氣兒就已經全沒了。

      他們成了親,如今她又懷了寶寶,這寶寶是他們兩個人愛情的結晶,裴修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,并非不在意她。

      他這段時間來為自己做的事情,其實蘇晚卿全都看在了眼中,她雖然沒說,但都放在了心上。

      裴修看媳婦兒不生氣了,頓時將手里的水果隨手放在了桌子上,屁顛兒屁顛兒的靠過來,抓住了嬌妻柔軟的小手,將她牢牢握住。

      蘇晚卿看著他,眼底多了一絲溫柔的笑意。

      等若冰和楚炎這般回過神來,才發現哪里不太對。

      嗯?這兩個人周圍的粉紅色泡泡怎么這么多?而且,貌似比他們還要多?

      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這么快就和好了?

      這會兒,倒是若冰和楚炎有些瞠目結舌了。

      女人的心思,你別猜。

      ……」。李澤鋒在這個時候,恰巧一只腳踏進來的楚炎聽見了若冰這話,頓時就不同意了。

      他三兩步沖到了若冰的面前,頂著一張無辜的臉,拍著自己的胸膛開口說道:“冰兒,你放心,我楚炎絕對不會是這樣的人。日后若是你懷了寶寶,在我的心里,你也永遠都是第一位,我絕對不會像前老大一樣過分的!”

      若冰瞟了一眼一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,隨后將眼神轉移到了另外一邊,語氣冷然。

      “誰要跟你生寶寶了,不要自作多情了,走開!

      楚炎:“……”他捂著胸膛,仿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。

      冰兒好殘忍,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這么過分的話來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的情緒,他也是很脆弱很敏感的好嗎?冰兒一點兒也不關心自己!

      “冰兒,你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,你不跟我生寶寶,你還想跟誰生寶寶,?這天地下,難道還有比我更好看的男人嗎?冰兒你難道不希望生出一個跟我一樣漂亮的寶寶出來嗎?那小小的手腳,粉嘟嘟的模樣,水汪汪的大眼睛……光是想一想,就覺得很幸福呢!”

      楚炎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,他光是想到,自己往后跟若冰成了親,若冰遲早會懷上自己的孩子,若是能夠生一個女兒就好了。都說女兒是父親的貼心小棉襖,生出來的女兒,也一定會跟冰兒一樣漂漂亮亮的。

      他光是想想,面前多了一個迷你版的冰兒,一顆心就化成了一汪春水。太幸福了,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!

      楚炎的表情中,多了一絲期待和陶醉。

      但若冰似乎并未注意,她非常直接的潑了楚炎一桶冷水。

      “不用了,我并沒有察覺到多大的幸福,更何況,我可一點兒都不希望我的寶寶遺傳你的智商,那他會變成一個傻子的!

      若冰面無表情的說道,但任誰都看得出來,她的眼中多了一絲顯而易見的嫌棄。

      楚炎感覺自己的心口處又被。插了一刀,冰兒這是在說他的腦子不好使嗎?冰兒怎么可以對他如此殘忍!他又不是個傻子,不要聽易昭那個混蛋胡說哪!

      “冰兒……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”楚炎可憐巴巴的看著若冰,卻得不到她任何眼神的回應。

      “你不要在這里戲這么多了,如今我們在說晚卿的事兒呢,你來做什么?”若冰再度嫌棄的看了一眼楚炎。

      如今的她也許都沒有發現,自己的表情可謂是越來越豐富了。若是換做往常,高冷如若冰,除了常年冰山的表情,根本不會有一絲一毫多余的情緒。

      這對于她來說,多做一個表情,都是浪費,而且也根本沒人值得她露出其他多余的表情。

      但是如今,自從跟楚炎開誠布公,彼此的心扉都敞開以后,她反倒身上多了更多的人氣了,也許若冰自己并未察覺,但周圍的人,可都看的一清二楚,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    雖然楚炎偶爾有些不著調,但總歸是個靠譜的男人。也許也只有他,會讓若冰露出這么多神情來了。

      楚炎也不生氣,只是再度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若冰,也只有若冰,才能這樣三番四次的撩動他的情緒了,不管若冰說什么,他都一點兒脾氣都沒有。

      沒辦法,自己愛的女人,除了寵著,還能有什么法子呢?

      “聽說你過來了,想見你,所以我就過來了!

      若冰聽罷,眼里的嫌棄之色弱了不少,但依然輕輕淺淺的瞪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你這個男人可真是不害臊!闭Z氣多了一絲嬌嗔,但若冰自己都沒有察覺。

      楚炎倒是聽出來自己心愛的人兒已經不嫌棄他了,他撓了撓自己的腦袋,三兩步靠近她,壯著膽子抓住了她的小手,“嘻嘻”的露出了一個傻笑。

      “我只有在面對冰兒的時候不會害臊,更何況面對你的時候,還需要什么害臊呢?”

      若冰感受著楚炎溫熱的大掌傳來的溫度,破天荒的這一次沒有繼續吐槽他。

     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地安靜了下來。

      旁邊的裴修眼神多了一絲陰沉。

     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若冰也就算了,楚炎這個渾小子來湊什么熱鬧?真的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,還在這里補刀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作為一個前老大的感受嗎!

      而且如今明目張膽的秀起了恩愛,也不知道為什么,裴修覺得這一幕略微的刺眼,他并不是很想看呢。

      連楚炎這個蠢小子的春天都來了,真不知道若冰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      原本一旁還在發著脾氣的蘇晚卿見狀,心里什么脾氣都沒了,額間多了一絲黑線。原本冰兒不是站在她這般,幫著她講話的么?

      怎么一眨眼的,就被楚炎的畫風給帶偏了?

      如今的女人,都如此善變的嗎?

      原本不是他們吵架的主場嗎?怎么如今的畫風,倒變得甜膩膩起來了,饒是蘇晚卿,都覺得有些受不了。

      她平日里早就習慣給周圍的人撒狗糧了,如今被人這般撒狗糧,卻還是第一次。

      原來,被迫吃狗糧,是這樣的滋味。

      蘇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忽然對易昭涌起了一抹同情。前段時間,易昭必然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心理活動,孤單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吧?畢竟,除了小決,他也算是他們一行人中,唯一一個還單身的男人了。

      “阿嚏——”

      另一邊在店里正在跟店家溝通的易昭,冷不丁打了一個噴嚏,他糅了糅自己的鼻子,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。

      莫不是今兒個降溫了,所以他有些著涼了?還是因為自己的折扇最近用多了?

      易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搖搖晃晃的折扇,沉默了一會兒,還是默默地收了起來。

      罷了,他最近受到的精神傷害已經夠多的了,如今可不能再讓自己的身體也受到傷害了,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身邊沒有貼心的人兒守護,只能自己愛護自己了,有什么辦法呢?

      對面的店家原本正跟易昭談得起勁,這會兒看見他精神忽然多了一絲萎靡,還幽幽的嘆了一口氣,一點兒也不似方才一臉春風得意,自信自得的跟自己聊天的模樣。

      他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,難不成這位易公子還是覺得自己開的價格太高了,所以覺得不滿意?

      但是這位易公子給他的其他條件,這位店家都非常滿意。若非如今他的情況特殊,急于將手中的鋪子脫手,而這位易公子恰巧雪中送炭,他大概是絕對不會有賣鋪子的想法的。

      但如今事態緊急,他也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。這個時候,他可不能讓到嘴的鴨子給飛了,他今兒個必須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,也算是了解自己的一塊心病。否則,以自己這么高的價格,一時半會兒的,上哪里去找買家呀?

      更何況,這年頭靠譜的買家,可沒幾個。至少通過這幾日跟這位易公子的接觸,店家覺得,他還是一個十分靠譜的男人,而自己也愿意將鋪子托付給這樣的男人。

      既然如此,店家也不想再浪費時間,去重新尋找新的買家了。

      他思索了片刻,咬了咬牙,開口說道:“易公子,是否這個價格,讓你還是覺得有些為難呢?這樣吧,我再降低三千兩銀子,不能再少了,這已經是最低的價格了,否則我這就是虧本生意了,你意下如何?”

      易昭原本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,冷不丁聽到對面的老板這般說,他怔愣了一瞬,還沒反應過來,這老板怎么突然變得如此熱情大方。

      畢竟之前,他可是磨了好久,這老板都不愿意再降低銀兩了呢。

      如今,他這是開竅了?

      不管是什么原因,對于易昭來說,這都是天大的好事。畢竟他是一個生意人,生意人哪有自己吃虧的道理。更何況做生意,自然是花越少的銀兩辦事越好了,這對他來說,絕對是穩賺不賠的。

      因此,易昭很快醒悟過來,他的眼底滿是喜色,甚至將折扇隨手一收,徑自伸出手去握住了對面老板的雙手。

      “謝謝老板,沒想到老板你如此會做生意,小弟真是不服氣都不行。這幾日小弟確實有些周轉不靈,能夠得到你的理解真是太好了。小弟原本也很心儀您的店鋪,也做好了準備,無論如何,哪怕是借銀兩,都是會買下這店鋪的,沒想到老板您主動提出來,真是讓小弟太感動了,能夠遇到你這樣善良的人,真是小弟上輩子修來的福氣……”

      易昭張口就來,直接將對面這位老板給夸上了天,雖然老板也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,聽這樣的話也聽得很多了。但易昭眼里的真誠,還是輕而易舉的打動了他,讓他打心底覺得,這位易公子所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,絕非是什么客套話。

      這樣一想,老板就更高興了。

      他伸出手拍了拍易昭的肩膀,還十分善良的勸了一句:“沒事的,老哥我當年也是這樣過來的,小老弟你的眼光很好,盤下這個鋪面,是絕對穩賺不賠的。這條南街,別的不說,人流量絕對是排在第一的,只要你經營得當,每日根本就不用愁沒有客人上門。若非老哥急著周轉,說什么也不會將這鋪面給賣出去哪。如今遇到了小老弟你,也算是一種緣分了。即使如此,老哥也信任你,將鋪子交給你,往后的日子,希望你好好經營,才不辜負老哥對你的一片心意!

      老板說著,一臉的感慨。

      易昭沖著老板點了點頭,一臉“堅定”的說道:“相逢即是緣,老板您放心吧,小老弟承蒙您這么大的幫助,不好好經營這家鋪子,又如何對得起老板您的信任呢?今日一別,日后不知何時才能相見。但老板你放心,只要往后你有什么困難,過來找我,小老弟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一定會義不容辭的!”

      老板看著易昭這般認真的神情,不禁感慨的又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小老弟就是豪爽,如今這社會上,有你這樣心善又仗義的生意人可不多了,今兒個我就結交了你這個兄弟,日后有什么好處,也絕對不會忘記老弟你的!”

      “謝謝老哥!”

      兩個男人酒杯碰在一起,彼此如同知己一般,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      但可憐的老板哪里知道,他所以為的這位善良仗義的易公子,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只心思深沉的老狐貍。而他所謂的“相逢即是緣分”,也不過是精心策劃好的罷了。

      不過這也不怪老板會看錯人,畢竟易昭是個什么角色,作為靈州第一首富,手中有大量的銀兩周轉,根本不可能像他所說的一般沒有銀兩,都是客套話罷了。

      而且易昭原本就是見慣大風大浪之人,跟無數的生意人打過交道,早就摸透了他們的心思。對于他來說,只要能夠達到目的,偶爾用一些非常的小手段也無傷大雅。

      畢竟,他也沒有去殺人放火不是?

      因此,易昭表面上掛著溫和的笑容,心安理得的跟對面的老板碰了酒杯,仰頭將這一杯清冽的酒喝了下去。

      罷了,今日這事情也算是一個額外的收獲了。原本他已經將價格極力壓到最低了,也不再抱什么希望,畢竟這一點銀兩,對于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。

      但這位老板如此“大方”,他易昭自然也不會客氣。

      能夠給自己白白省了三千兩銀子,誰會傻傻的往前湊呢?當然是將這三千兩妥善保管好,用在別的地方了。

      易昭頂著一張平凡的面龐,與對面的男人碰杯,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。

      罷了,身旁暫時沒有貼心的人兒照料沒有關系,至少他還有銀兩不是?

      易昭這邊的事情,也算是順順利利的完成了。接下來,便是蘇晚卿上陣了。

      而客棧里,此刻的蘇晚卿還在跟裴修大眼瞪小眼。

      “你還想逼我吃東西?”

      裴修看著蘇晚卿咄咄逼人的語氣,十分識相的搖了搖頭。

      “沒有,我不敢!

      “所以你只是不敢,實際上你還是想這么做的是嗎?”

      蘇晚卿敏銳的捕捉到了裴修的語病,頓時迎了上去,繼續展開對他的“攻擊”。

      裴修沉默了一秒鐘,繼續搖頭道:“沒有,晚晚,我怎么會這么想呢?你開心最重要,我絕對不會再逼你吃東西了,我只是太過擔心你了,你不要生氣了好嗎?”

      蘇晚卿不依不饒。

      “那你哄哄我!

      裴修一聽,眼睛頓時一亮,媳婦兒這是態度軟化了,給自己臺階下了。哄人什么的,對于他來說,還不是手到擒來。

      “晚晚乖,不生氣了,晚上為夫給你講故事,哄你睡覺,好不好?”

      蘇晚卿大大的星眸滴溜溜的轉了一圈,看著對面男人誠懇的臉色,心里也知道,自己這會兒的確有些無理取鬧了。但這個男人卻從來不會說自己什么,更不會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,有的全是對自己的包容和忍耐。

      “好吧,這可是你說的哦!碧K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頓時就松口了。

      這個男人的確最近有些關心則亂了,但他終歸到底還是為了自己好,她一直在這里跟他慪氣算什么事兒呀?蘇晚卿雖然近日來脾氣有所見長,但她也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。

      更何況,面前的男人還是跟自己共度一生的愛人,她根本沒有必要在這樣的小事上,跟他產生隔閡。

      畢竟這本是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但敏感的人兒呀,有時候總是容易將一件很小的事情放大,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借此獲得更多的注意和關懷?

      曾經的蘇晚卿對此必然不屑一顧,認為那都是做作的女人才會這樣做。但到了她變成這副模樣的時候,她才知道什么是真香。

      女孩子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,固然有任性的權利,但這畢竟也是有限度的,誰規定男人必須是忍耐和包容的那一方呢?有的時候,他們也需要很多的理解和尊重呀。

      因而,蘇晚卿根本就沒打算一直欺負裴修,她也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。

      實際上,從楚炎進來之后,她心里的氣兒就已經全沒了。

      他們成了親,如今她又懷了寶寶,這寶寶是他們兩個人愛情的結晶,裴修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,并非不在意她。

      他這段時間來為自己做的事情,其實蘇晚卿全都看在了眼中,她雖然沒說,但都放在了心上。

      裴修看媳婦兒不生氣了,頓時將手里的水果隨手放在了桌子上,屁顛兒屁顛兒的靠過來,抓住了嬌妻柔軟的小手,將她牢牢握住。

      蘇晚卿看著他,眼底多了一絲溫柔的笑意。

      等若冰和楚炎這般回過神來,才發現哪里不太對。

      嗯?這兩個人周圍的粉紅色泡泡怎么這么多?而且,貌似比他們還要多?

      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這么快就和好了?

      這會兒,倒是若冰和楚炎有些瞠目結舌了。

      女人的心思,你別猜。

      ……「在這個時候,恰巧一只腳踏進來的楚炎聽見了若冰這話,頓時就不同意了。

      他三兩步沖到了若冰的面前,頂著一張無辜的臉,拍著自己的胸膛開口說道:“冰兒,你放心,我楚炎絕對不會是這樣的人。日后若是你懷了寶寶,在我的心里,你也永遠都是第一位,我絕對不會像前老大一樣過分的!”

      若冰瞟了一眼一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,隨后將眼神轉移到了另外一邊,語氣冷然。

      “誰要跟你生寶寶了,不要自作多情了,走開!

      楚炎:“……”他捂著胸膛,仿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。

      冰兒好殘忍,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這么過分的話來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的情緒,他也是很脆弱很敏感的好嗎?冰兒一點兒也不關心自己!

      “冰兒,你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,你不跟我生寶寶,你還想跟誰生寶寶,?這天地下,難道還有比我更好看的男人嗎?冰兒你難道不希望生出一個跟我一樣漂亮的寶寶出來嗎?那小小的手腳,粉嘟嘟的模樣,水汪汪的大眼睛……光是想一想,就覺得很幸福呢!”

      楚炎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,他光是想到,自己往后跟若冰成了親,若冰遲早會懷上自己的孩子,若是能夠生一個女兒就好了。都說女兒是父親的貼心小棉襖,生出來的女兒,也一定會跟冰兒一樣漂漂亮亮的。

      他光是想想,面前多了一個迷你版的冰兒,一顆心就化成了一汪春水。太幸福了,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!

      楚炎的表情中,多了一絲期待和陶醉。

      但若冰似乎并未注意,她非常直接的潑了楚炎一桶冷水。

      “不用了,我并沒有察覺到多大的幸福,更何況,我可一點兒都不希望我的寶寶遺傳你的智商,那他會變成一個傻子的!

      若冰面無表情的說道,但任誰都看得出來,她的眼中多了一絲顯而易見的嫌棄。

      楚炎感覺自己的心口處又被。插了一刀,冰兒這是在說他的腦子不好使嗎?冰兒怎么可以對他如此殘忍!他又不是個傻子,不要聽易昭那個混蛋胡說哪!

      “冰兒……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”楚炎可憐巴巴的看著若冰,卻得不到她任何眼神的回應。

      “你不要在這里戲這么多了,如今我們在說晚卿的事兒呢,你來做什么?”若冰再度嫌棄的看了一眼楚炎。

      如今的她也許都沒有發現,自己的表情可謂是越來越豐富了。若是換做往常,高冷如若冰,除了常年冰山的表情,根本不會有一絲一毫多余的情緒。

      這對于她來說,多做一個表情,都是浪費,而且也根本沒人值得她露出其他多余的表情。

      但是如今,自從跟楚炎開誠布公,彼此的心扉都敞開以后,她反倒身上多了更多的人氣了,也許若冰自己并未察覺,但周圍的人,可都看的一清二楚,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    雖然楚炎偶爾有些不著調,但總歸是個靠譜的男人。也許也只有他,會讓若冰露出這么多神情來了。

      楚炎也不生氣,只是再度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若冰,也只有若冰,才能這樣三番四次的撩動他的情緒了,不管若冰說什么,他都一點兒脾氣都沒有。

      沒辦法,自己愛的女人,除了寵著,還能有什么法子呢?

      “聽說你過來了,想見你,所以我就過來了!

      若冰聽罷,眼里的嫌棄之色弱了不少,但依然輕輕淺淺的瞪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你這個男人可真是不害臊!闭Z氣多了一絲嬌嗔,但若冰自己都沒有察覺。

      楚炎倒是聽出來自己心愛的人兒已經不嫌棄他了,他撓了撓自己的腦袋,三兩步靠近她,壯著膽子抓住了她的小手,“嘻嘻”的露出了一個傻笑。

      “我只有在面對冰兒的時候不會害臊,更何況面對你的時候,還需要什么害臊呢?”

      若冰感受著楚炎溫熱的大掌傳來的溫度,破天荒的這一次沒有繼續吐槽他。

     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地安靜了下來。

      旁邊的裴修眼神多了一絲陰沉。

     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若冰也就算了,楚炎這個渾小子來湊什么熱鬧?真的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,還在這里補刀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作為一個前老大的感受嗎!

      而且如今明目張膽的秀起了恩愛,也不知道為什么,裴修覺得這一幕略微的刺眼,他并不是很想看呢。

      連楚炎這個蠢小子的春天都來了,真不知道若冰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      原本一旁還在發著脾氣的蘇晚卿見狀,心里什么脾氣都沒了,額間多了一絲黑線。原本冰兒不是站在她這般,幫著她講話的么?

      怎么一眨眼的,就被楚炎的畫風給帶偏了?

      如今的女人,都如此善變的嗎?

      原本不是他們吵架的主場嗎?怎么如今的畫風,倒變得甜膩膩起來了,饒是蘇晚卿,都覺得有些受不了。

      她平日里早就習慣給周圍的人撒狗糧了,如今被人這般撒狗糧,卻還是第一次。

      原來,被迫吃狗糧,是這樣的滋味。

      蘇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忽然對易昭涌起了一抹同情。前段時間,易昭必然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心理活動,孤單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吧?畢竟,除了小決,他也算是他們一行人中,唯一一個還單身的男人了。

      “阿嚏——”

      另一邊在店里正在跟店家溝通的易昭,冷不丁打了一個噴嚏,他糅了糅自己的鼻子,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。

      莫不是今兒個降溫了,所以他有些著涼了?還是因為自己的折扇最近用多了?

      易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搖搖晃晃的折扇,沉默了一會兒,還是默默地收了起來。

      罷了,他最近受到的精神傷害已經夠多的了,如今可不能再讓自己的身體也受到傷害了,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身邊沒有貼心的人兒守護,只能自己愛護自己了,有什么辦法呢?

      對面的店家原本正跟易昭談得起勁,這會兒看見他精神忽然多了一絲萎靡,還幽幽的嘆了一口氣,一點兒也不似方才一臉春風得意,自信自得的跟自己聊天的模樣。

      他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,難不成這位易公子還是覺得自己開的價格太高了,所以覺得不滿意?

      但是這位易公子給他的其他條件,這位店家都非常滿意。若非如今他的情況特殊,急于將手中的鋪子脫手,而這位易公子恰巧雪中送炭,他大概是絕對不會有賣鋪子的想法的。

      但如今事態緊急,他也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。這個時候,他可不能讓到嘴的鴨子給飛了,他今兒個必須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,也算是了解自己的一塊心病。否則,以自己這么高的價格,一時半會兒的,上哪里去找買家呀?

      更何況,這年頭靠譜的買家,可沒幾個。至少通過這幾日跟這位易公子的接觸,店家覺得,他還是一個十分靠譜的男人,而自己也愿意將鋪子托付給這樣的男人。

      既然如此,店家也不想再浪費時間,去重新尋找新的買家了。

      他思索了片刻,咬了咬牙,開口說道:“易公子,是否這個價格,讓你還是覺得有些為難呢?這樣吧,我再降低三千兩銀子,不能再少了,這已經是最低的價格了,否則我這就是虧本生意了,你意下如何?”

      易昭原本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,冷不丁聽到對面的老板這般說,他怔愣了一瞬,還沒反應過來,這老板怎么突然變得如此熱情大方。

      畢竟之前,他可是磨了好久,這老板都不愿意再降低銀兩了呢。

      如今,他這是開竅了?

      不管是什么原因,對于易昭來說,這都是天大的好事。畢竟他是一個生意人,生意人哪有自己吃虧的道理。更何況做生意,自然是花越少的銀兩辦事越好了,這對他來說,絕對是穩賺不賠的。

      因此,易昭很快醒悟過來,他的眼底滿是喜色,甚至將折扇隨手一收,徑自伸出手去握住了對面老板的雙手。

      “謝謝老板,沒想到老板你如此會做生意,小弟真是不服氣都不行。這幾日小弟確實有些周轉不靈,能夠得到你的理解真是太好了。小弟原本也很心儀您的店鋪,也做好了準備,無論如何,哪怕是借銀兩,都是會買下這店鋪的,沒想到老板您主動提出來,真是讓小弟太感動了,能夠遇到你這樣善良的人,真是小弟上輩子修來的福氣……”

      易昭張口就來,直接將對面這位老板給夸上了天,雖然老板也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,聽這樣的話也聽得很多了。但易昭眼里的真誠,還是輕而易舉的打動了他,讓他打心底覺得,這位易公子所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,絕非是什么客套話。

      這樣一想,老板就更高興了。

      他伸出手拍了拍易昭的肩膀,還十分善良的勸了一句:“沒事的,老哥我當年也是這樣過來的,小老弟你的眼光很好,盤下這個鋪面,是絕對穩賺不賠的。這條南街,別的不說,人流量絕對是排在第一的,只要你經營得當,每日根本就不用愁沒有客人上門。若非老哥急著周轉,說什么也不會將這鋪面給賣出去哪。如今遇到了小老弟你,也算是一種緣分了。即使如此,老哥也信任你,將鋪子交給你,往后的日子,希望你好好經營,才不辜負老哥對你的一片心意!

      老板說著,一臉的感慨。

      易昭沖著老板點了點頭,一臉“堅定”的說道:“相逢即是緣,老板您放心吧,小老弟承蒙您這么大的幫助,不好好經營這家鋪子,又如何對得起老板您的信任呢?今日一別,日后不知何時才能相見。但老板你放心,只要往后你有什么困難,過來找我,小老弟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一定會義不容辭的!”

      老板看著易昭這般認真的神情,不禁感慨的又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小老弟就是豪爽,如今這社會上,有你這樣心善又仗義的生意人可不多了,今兒個我就結交了你這個兄弟,日后有什么好處,也絕對不會忘記老弟你的!”

      “謝謝老哥!”

      兩個男人酒杯碰在一起,彼此如同知己一般,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      但可憐的老板哪里知道,他所以為的這位善良仗義的易公子,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只心思深沉的老狐貍。而他所謂的“相逢即是緣分”,也不過是精心策劃好的罷了。

      不過這也不怪老板會看錯人,畢竟易昭是個什么角色,作為靈州第一首富,手中有大量的銀兩周轉,根本不可能像他所說的一般沒有銀兩,都是客套話罷了。

      而且易昭原本就是見慣大風大浪之人,跟無數的生意人打過交道,早就摸透了他們的心思。對于他來說,只要能夠達到目的,偶爾用一些非常的小手段也無傷大雅。

      畢竟,他也沒有去殺人放火不是?

      因此,易昭表面上掛著溫和的笑容,心安理得的跟對面的老板碰了酒杯,仰頭將這一杯清冽的酒喝了下去。

      罷了,今日這事情也算是一個額外的收獲了。原本他已經將價格極力壓到最低了,也不再抱什么希望,畢竟這一點銀兩,對于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。

      但這位老板如此“大方”,他易昭自然也不會客氣。

      能夠給自己白白省了三千兩銀子,誰會傻傻的往前湊呢?當然是將這三千兩妥善保管好,用在別的地方了。

      易昭頂著一張平凡的面龐,與對面的男人碰杯,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。

      罷了,身旁暫時沒有貼心的人兒照料沒有關系,至少他還有銀兩不是?

      易昭這邊的事情,也算是順順利利的完成了。接下來,便是蘇晚卿上陣了。

      而客棧里,此刻的蘇晚卿還在跟裴修大眼瞪小眼。

      “你還想逼我吃東西?”

      裴修看著蘇晚卿咄咄逼人的語氣,十分識相的搖了搖頭。

      “沒有,我不敢!

      “所以你只是不敢,實際上你還是想這么做的是嗎?”

      蘇晚卿敏銳的捕捉到了裴修的語病,頓時迎了上去,繼續展開對他的“攻擊”。

      裴修沉默了一秒鐘,繼續搖頭道:“沒有,晚晚,我怎么會這么想呢?你開心最重要,我絕對不會再逼你吃東西了,我只是太過擔心你了,你不要生氣了好嗎?”

      蘇晚卿不依不饒。

      “那你哄哄我!

      裴修一聽,眼睛頓時一亮,媳婦兒這是態度軟化了,給自己臺階下了。哄人什么的,對于他來說,還不是手到擒來。

      “晚晚乖,不生氣了,晚上為夫給你講故事,哄你睡覺,好不好?”

      蘇晚卿大大的星眸滴溜溜的轉了一圈,看著對面男人誠懇的臉色,心里也知道,自己這會兒的確有些無理取鬧了。但這個男人卻從來不會說自己什么,更不會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,有的全是對自己的包容和忍耐。

      “好吧,這可是你說的哦!碧K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頓時就松口了。

      這個男人的確最近有些關心則亂了,但他終歸到底還是為了自己好,她一直在這里跟他慪氣算什么事兒呀?蘇晚卿雖然近日來脾氣有所見長,但她也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。

      更何況,面前的男人還是跟自己共度一生的愛人,她根本沒有必要在這樣的小事上,跟他產生隔閡。

      畢竟這本是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但敏感的人兒呀,有時候總是容易將一件很小的事情放大,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借此獲得更多的注意和關懷?

      曾經的蘇晚卿對此必然不屑一顧,認為那都是做作的女人才會這樣做。但到了她變成這副模樣的時候,她才知道什么是真香。

      女孩子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,固然有任性的權利,但這畢竟也是有限度的,誰規定男人必須是忍耐和包容的那一方呢?有的時候,他們也需要很多的理解和尊重呀。

      因而,蘇晚卿根本就沒打算一直欺負裴修,她也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。

      實際上,從楚炎進來之后,她心里的氣兒就已經全沒了。

      他們成了親,如今她又懷了寶寶,這寶寶是他們兩個人愛情的結晶,裴修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,并非不在意她。

      他這段時間來為自己做的事情,其實蘇晚卿全都看在了眼中,她雖然沒說,但都放在了心上。

      裴修看媳婦兒不生氣了,頓時將手里的水果隨手放在了桌子上,屁顛兒屁顛兒的靠過來,抓住了嬌妻柔軟的小手,將她牢牢握住。

      蘇晚卿看著他,眼底多了一絲溫柔的笑意。

      等若冰和楚炎這般回過神來,才發現哪里不太對。

      嗯?這兩個人周圍的粉紅色泡泡怎么這么多?而且,貌似比他們還要多?

      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這么快就和好了?

      這會兒,倒是若冰和楚炎有些瞠目結舌了。

      女人的心思,你別猜。

      ……」「在這個時候,恰巧一只腳踏進來的楚炎聽見了若冰這話,頓時就不同意了。

      他三兩步沖到了若冰的面前,頂著一張無辜的臉,拍著自己的胸膛開口說道:“冰兒,你放心,我楚炎絕對不會是這樣的人。日后若是你懷了寶寶,在我的心里,你也永遠都是第一位,我絕對不會像前老大一樣過分的!”

      若冰瞟了一眼一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,隨后將眼神轉移到了另外一邊,語氣冷然。

      “誰要跟你生寶寶了,不要自作多情了,走開!

      楚炎:“……”他捂著胸膛,仿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。

      冰兒好殘忍,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這么過分的話來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的情緒,他也是很脆弱很敏感的好嗎?冰兒一點兒也不關心自己!

      “冰兒,你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,你不跟我生寶寶,你還想跟誰生寶寶,?這天地下,難道還有比我更好看的男人嗎?冰兒你難道不希望生出一個跟我一樣漂亮的寶寶出來嗎?那小小的手腳,粉嘟嘟的模樣,水汪汪的大眼睛……光是想一想,就覺得很幸福呢!”

      楚炎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,他光是想到,自己往后跟若冰成了親,若冰遲早會懷上自己的孩子,若是能夠生一個女兒就好了。都說女兒是父親的貼心小棉襖,生出來的女兒,也一定會跟冰兒一樣漂漂亮亮的。

      他光是想想,面前多了一個迷你版的冰兒,一顆心就化成了一汪春水。太幸福了,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!

      楚炎的表情中,多了一絲期待和陶醉。

      但若冰似乎并未注意,她非常直接的潑了楚炎一桶冷水。

      “不用了,我并沒有察覺到多大的幸福,更何況,我可一點兒都不希望我的寶寶遺傳你的智商,那他會變成一個傻子的!

      若冰面無表情的說道,但任誰都看得出來,她的眼中多了一絲顯而易見的嫌棄。

      楚炎感覺自己的心口處又被。插了一刀,冰兒這是在說他的腦子不好使嗎?冰兒怎么可以對他如此殘忍!他又不是個傻子,不要聽易昭那個混蛋胡說哪!

      “冰兒……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”楚炎可憐巴巴的看著若冰,卻得不到她任何眼神的回應。

      “你不要在這里戲這么多了,如今我們在說晚卿的事兒呢,你來做什么?”若冰再度嫌棄的看了一眼楚炎。

      如今的她也許都沒有發現,自己的表情可謂是越來越豐富了。若是換做往常,高冷如若冰,除了常年冰山的表情,根本不會有一絲一毫多余的情緒。

      這對于她來說,多做一個表情,都是浪費,而且也根本沒人值得她露出其他多余的表情。

      但是如今,自從跟楚炎開誠布公,彼此的心扉都敞開以后,她反倒身上多了更多的人氣了,也許若冰自己并未察覺,但周圍的人,可都看的一清二楚,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    雖然楚炎偶爾有些不著調,但總歸是個靠譜的男人。也許也只有他,會讓若冰露出這么多神情來了。

      楚炎也不生氣,只是再度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若冰,也只有若冰,才能這樣三番四次的撩動他的情緒了,不管若冰說什么,他都一點兒脾氣都沒有。

      沒辦法,自己愛的女人,除了寵著,還能有什么法子呢?

      “聽說你過來了,想見你,所以我就過來了!

      若冰聽罷,眼里的嫌棄之色弱了不少,但依然輕輕淺淺的瞪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你這個男人可真是不害臊!闭Z氣多了一絲嬌嗔,但若冰自己都沒有察覺。

      楚炎倒是聽出來自己心愛的人兒已經不嫌棄他了,他撓了撓自己的腦袋,三兩步靠近她,壯著膽子抓住了她的小手,“嘻嘻”的露出了一個傻笑。

      “我只有在面對冰兒的時候不會害臊,更何況面對你的時候,還需要什么害臊呢?”

      若冰感受著楚炎溫熱的大掌傳來的溫度,破天荒的這一次沒有繼續吐槽他。

     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地安靜了下來。

      旁邊的裴修眼神多了一絲陰沉。

     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若冰也就算了,楚炎這個渾小子來湊什么熱鬧?真的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,還在這里補刀,一點兒也不考慮他作為一個前老大的感受嗎!

      而且如今明目張膽的秀起了恩愛,也不知道為什么,裴修覺得這一幕略微的刺眼,他并不是很想看呢。

      連楚炎這個蠢小子的春天都來了,真不知道若冰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      原本一旁還在發著脾氣的蘇晚卿見狀,心里什么脾氣都沒了,額間多了一絲黑線。原本冰兒不是站在她這般,幫著她講話的么?

      怎么一眨眼的,就被楚炎的畫風給帶偏了?

      如今的女人,都如此善變的嗎?

      原本不是他們吵架的主場嗎?怎么如今的畫風,倒變得甜膩膩起來了,饒是蘇晚卿,都覺得有些受不了。

      她平日里早就習慣給周圍的人撒狗糧了,如今被人這般撒狗糧,卻還是第一次。

      原來,被迫吃狗糧,是這樣的滋味。

      蘇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忽然對易昭涌起了一抹同情。前段時間,易昭必然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心理活動,孤單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吧?畢竟,除了小決,他也算是他們一行人中,唯一一個還單身的男人了。

      “阿嚏——”

      另一邊在店里正在跟店家溝通的易昭,冷不丁打了一個噴嚏,他糅了糅自己的鼻子,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。

      莫不是今兒個降溫了,所以他有些著涼了?還是因為自己的折扇最近用多了?

      易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搖搖晃晃的折扇,沉默了一會兒,還是默默地收了起來。

      罷了,他最近受到的精神傷害已經夠多的了,如今可不能再讓自己的身體也受到傷害了,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身邊沒有貼心的人兒守護,只能自己愛護自己了,有什么辦法呢?

      對面的店家原本正跟易昭談得起勁,這會兒看見他精神忽然多了一絲萎靡,還幽幽的嘆了一口氣,一點兒也不似方才一臉春風得意,自信自得的跟自己聊天的模樣。

      他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,難不成這位易公子還是覺得自己開的價格太高了,所以覺得不滿意?

      但是這位易公子給他的其他條件,這位店家都非常滿意。若非如今他的情況特殊,急于將手中的鋪子脫手,而這位易公子恰巧雪中送炭,他大概是絕對不會有賣鋪子的想法的。

      但如今事態緊急,他也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。這個時候,他可不能讓到嘴的鴨子給飛了,他今兒個必須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,也算是了解自己的一塊心病。否則,以自己這么高的價格,一時半會兒的,上哪里去找買家呀?

      更何況,這年頭靠譜的買家,可沒幾個。至少通過這幾日跟這位易公子的接觸,店家覺得,他還是一個十分靠譜的男人,而自己也愿意將鋪子托付給這樣的男人。

      既然如此,店家也不想再浪費時間,去重新尋找新的買家了。

      他思索了片刻,咬了咬牙,開口說道:“易公子,是否這個價格,讓你還是覺得有些為難呢?這樣吧,我再降低三千兩銀子,不能再少了,這已經是最低的價格了,否則我這就是虧本生意了,你意下如何?”

      易昭原本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,冷不丁聽到對面的老板這般說,他怔愣了一瞬,還沒反應過來,這老板怎么突然變得如此熱情大方。

      畢竟之前,他可是磨了好久,這老板都不愿意再降低銀兩了呢。

      如今,他這是開竅了?

      不管是什么原因,對于易昭來說,這都是天大的好事。畢竟他是一個生意人,生意人哪有自己吃虧的道理。更何況做生意,自然是花越少的銀兩辦事越好了,這對他來說,絕對是穩賺不賠的。

      因此,易昭很快醒悟過來,他的眼底滿是喜色,甚至將折扇隨手一收,徑自伸出手去握住了對面老板的雙手。

      “謝謝老板,沒想到老板你如此會做生意,小弟真是不服氣都不行。這幾日小弟確實有些周轉不靈,能夠得到你的理解真是太好了。小弟原本也很心儀您的店鋪,也做好了準備,無論如何,哪怕是借銀兩,都是會買下這店鋪的,沒想到老板您主動提出來,真是讓小弟太感動了,能夠遇到你這樣善良的人,真是小弟上輩子修來的福氣……”

      易昭張口就來,直接將對面這位老板給夸上了天,雖然老板也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,聽這樣的話也聽得很多了。但易昭眼里的真誠,還是輕而易舉的打動了他,讓他打心底覺得,這位易公子所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,絕非是什么客套話。

      這樣一想,老板就更高興了。

      他伸出手拍了拍易昭的肩膀,還十分善良的勸了一句:“沒事的,老哥我當年也是這樣過來的,小老弟你的眼光很好,盤下這個鋪面,是絕對穩賺不賠的。這條南街,別的不說,人流量絕對是排在第一的,只要你經營得當,每日根本就不用愁沒有客人上門。若非老哥急著周轉,說什么也不會將這鋪面給賣出去哪。如今遇到了小老弟你,也算是一種緣分了。即使如此,老哥也信任你,將鋪子交給你,往后的日子,希望你好好經營,才不辜負老哥對你的一片心意!

      老板說著,一臉的感慨。

      易昭沖著老板點了點頭,一臉“堅定”的說道:“相逢即是緣,老板您放心吧,小老弟承蒙您這么大的幫助,不好好經營這家鋪子,又如何對得起老板您的信任呢?今日一別,日后不知何時才能相見。但老板你放心,只要往后你有什么困難,過來找我,小老弟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一定會義不容辭的!”

      老板看著易昭這般認真的神情,不禁感慨的又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小老弟就是豪爽,如今這社會上,有你這樣心善又仗義的生意人可不多了,今兒個我就結交了你這個兄弟,日后有什么好處,也絕對不會忘記老弟你的!”

      “謝謝老哥!”

      兩個男人酒杯碰在一起,彼此如同知己一般,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      但可憐的老板哪里知道,他所以為的這位善良仗義的易公子,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只心思深沉的老狐貍。而他所謂的“相逢即是緣分”,也不過是精心策劃好的罷了。

      不過這也不怪老板會看錯人,畢竟易昭是個什么角色,作為靈州第一首富,手中有大量的銀兩周轉,根本不可能像他所說的一般沒有銀兩,都是客套話罷了。

      而且易昭原本就是見慣大風大浪之人,跟無數的生意人打過交道,早就摸透了他們的心思。對于他來說,只要能夠達到目的,偶爾用一些非常的小手段也無傷大雅。

      畢竟,他也沒有去殺人放火不是?

      因此,易昭表面上掛著溫和的笑容,心安理得的跟對面的老板碰了酒杯,仰頭將這一杯清冽的酒喝了下去。

      罷了,今日這事情也算是一個額外的收獲了。原本他已經將價格極力壓到最低了,也不再抱什么希望,畢竟這一點銀兩,對于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。

      但這位老板如此“大方”,他易昭自然也不會客氣。

      能夠給自己白白省了三千兩銀子,誰會傻傻的往前湊呢?當然是將這三千兩妥善保管好,用在別的地方了。

      易昭頂著一張平凡的面龐,與對面的男人碰杯,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。

      罷了,身旁暫時沒有貼心的人兒照料沒有關系,至少他還有銀兩不是?

      易昭這邊的事情,也算是順順利利的完成了。接下來,便是蘇晚卿上陣了。

      而客棧里,此刻的蘇晚卿還在跟裴修大眼瞪小眼。

      “你還想逼我吃東西?”

      裴修看著蘇晚卿咄咄逼人的語氣,十分識相的搖了搖頭。

      “沒有,我不敢!

      “所以你只是不敢,實際上你還是想這么做的是嗎?”

      蘇晚卿敏銳的捕捉到了裴修的語病,頓時迎了上去,繼續展開對他的“攻擊”。

      裴修沉默了一秒鐘,繼續搖頭道:“沒有,晚晚,我怎么會這么想呢?你開心最重要,我絕對不會再逼你吃東西了,我只是太過擔心你了,你不要生氣了好嗎?”

      蘇晚卿不依不饒。

      “那你哄哄我!

      裴修一聽,眼睛頓時一亮,媳婦兒這是態度軟化了,給自己臺階下了。哄人什么的,對于他來說,還不是手到擒來。

      “晚晚乖,不生氣了,晚上為夫給你講故事,哄你睡覺,好不好?”

      蘇晚卿大大的星眸滴溜溜的轉了一圈,看著對面男人誠懇的臉色,心里也知道,自己這會兒的確有些無理取鬧了。但這個男人卻從來不會說自己什么,更不會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,有的全是對自己的包容和忍耐。

      “好吧,這可是你說的哦!碧K晚卿心里這般想著,頓時就松口了。

      這個男人的確最近有些關心則亂了,但他終歸到底還是為了自己好,她一直在這里跟他慪氣算什么事兒呀?蘇晚卿雖然近日來脾氣有所見長,但她也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。

      更何況,面前的男人還是跟自己共度一生的愛人,她根本沒有必要在這樣的小事上,跟他產生隔閡。

      畢竟這本是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但敏感的人兒呀,有時候總是容易將一件很小的事情放大,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借此獲得更多的注意和關懷?

      曾經的蘇晚卿對此必然不屑一顧,認為那都是做作的女人才會這樣做。但到了她變成這副模樣的時候,她才知道什么是真香。

      女孩子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,固然有任性的權利,但這畢竟也是有限度的,誰規定男人必須是忍耐和包容的那一方呢?有的時候,他們也需要很多的理解和尊重呀。

      因而,蘇晚卿根本就沒打算一直欺負裴修,她也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。

      實際上,從楚炎進來之后,她心里的氣兒就已經全沒了。

      他們成了親,如今她又懷了寶寶,這寶寶是他們兩個人愛情的結晶,裴修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,并非不在意她。

      他這段時間來為自己做的事情,其實蘇晚卿全都看在了眼中,她雖然沒說,但都放在了心上。

      裴修看媳婦兒不生氣了,頓時將手里的水果隨手放在了桌子上,屁顛兒屁顛兒的靠過來,抓住了嬌妻柔軟的小手,將她牢牢握住。

      蘇晚卿看著他,眼底多了一絲溫柔的笑意。

      等若冰和楚炎這般回過神來,才發現哪里不太對。

      嗯?這兩個人周圍的粉紅色泡泡怎么這么多?而且,貌似比他們還要多?

      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這么快就和好了?

      這會兒,倒是若冰和楚炎有些瞠目結舌了。

      女人的心思,你別猜。

      ……」.

      同類型推薦
      3344在线看片免费